新聞資訊

醫者|腫瘤科醫生朱其勇:與癌癥患者們共同走過的時光

發布時間:2019-01-03 16:42:52 來源: 作者: 點擊率:

  有一群人,

  他們不是上帝,

  卻承擔了上帝拯救眾生的責任。

  他們,是醫生護士。

  為了更好的了解他們,我們把鏡頭對準了這一群人,記錄桂林各個醫院醫務工作者的真實故事。那些把醫生拍成“神”的電視劇,影響了公眾正確的理解醫學。醫生不是神,他們只是一個個普通人。

  由桂林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攜手桂林生活網共同推出的原創系列《醫者》,為您講述真實的醫務工作者的故事。今天推出第十期《腫瘤科醫生朱其勇:與癌癥患者們共同走過的時光》。

\

  文字:李曉丹

  圖片:鄧文龍

  醫院是一個社會縮影,匯聚了一幅幅千姿百態的眾生相。

  有人說,腫瘤科醫生可能是最不具幸福感的??漆t生之一,他們是見證病人死亡最多的醫生。第一次見到朱其勇,他站在走廊跟患者家屬交談,對方豎起大拇指不吝夸贊:“上到醫生,下到每一個護士,你們都盡職盡責,做得非常到位,把我老伴照顧得非常好,謝謝你們了。”

\

  患者家屬對朱其勇表示感謝

  走進桂林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的腫瘤科,沒有我們想象中的恐懼和神秘。病房里,排放著整齊的床位,患者們有的掛著吊瓶,有的配合醫生護士檢查治療,或靜靜休息,或小聚閑聊。作為科室主任的朱其勇性格樂觀開朗,很健談。他從事腫瘤??婆R床工作已經20余年了,不忙的時候他會在病房里“串門”,無論病人和家屬都喜歡拉著他聊上幾句。

\

  朱其勇在病房里與患者交談

  五月的桂林,天氣開始變得炎熱,陽光透過窗戶灑入病房,不時吹來陣陣微風。護士叮囑患者的慢聲細語交織著患者及家屬的輕聲談笑,讓人感到了一份恬淡與寧靜,也感到了這家醫院的腫瘤科的與眾不同。

  一臺連續奮戰15小時的手術

  “你這情況太復雜了,我們沒有辦法進行手術,你還是去南寧或廣州等大醫院看看吧。”66歲的劉阿姨不知道是第幾次被醫院拒之門外了。她是一位局部晚期的乳腺癌患者,右側胸部長了一個菜花一樣巨大的瘤子。如果手術切除,要用全腹壁的皮瓣進行填充修復,但需要細致游離皮瓣的血管完全吻合,這是乳腺外科及整形外科極具挑戰性的手術,也是乳腺外科最高難度的手術,沒有之一。

\

  研究患者病情

  當劉阿姨找到朱其勇,他經過慎重的考慮,決定接受這個挑戰。在這之前,他在高精尖手術方面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他有自信可以克服患者年齡過大、術前院外全身感染等種種困難。

\

  朱其勇在做手術

  這是一臺超大型超高難度的手術,由6臺大手術組成,歷時15個小時。朱其勇在無影燈下沉著冷靜,精準無誤的完成了4根直徑0.5毫米超細血管的超顯微血管吻合,讓乳房靠血液供給“活”起來。術后朱其勇寸步不離的守在患者病床前,時刻關注著移植皮瓣的生長情況并作及時的處理,20天后,皮瓣全部存活,手術完美成功!

\

  手術難度極高

  在腫瘤科,每天都進行著生與死的較量,朱其勇又一次贏了。他說:“治療的不確定性、醫學的風險與它的邊界,一直是醫生必須面對的問題。但是我們的努力,能讓腫瘤診療的實力躍升到新的高度,如果說疾病是黑夜,那我希望醫生是帶來希望和光明的人。”

  帶來壞消息的人

  朱其勇說:“醫生除了帶來光明和希望,也可能是帶來壞消息的人。”如何告知病人壞消息,是大多數腫瘤醫生面臨的棘手問題。有人調侃說醫生“殺人”的三句話,不好、晚了、早干嘛去了。

\

  查房

  年少時的朱其勇生過兩場大病,對于患者的心情他更能感同身受。他說:“生過病的人都知道患者對醫生的那份依戀和信任,醫生的安慰,比親人朋友甚至心理醫生都要管用。沒有什么比生命之托更重要的了,尤其是腫瘤病人,更需要寬慰勸解。”他會用很長的時間和一個患者交流,從身體的疼痛,到心里的憂慮,不厭其煩。

\

  朱其勇在和患者交談

  “你腸子上長了個東西,我給你拿掉就行了。”朱其勇在病房里跟患者溝通?;颊咭荒橋\的望著他,語氣里充滿了信任和期盼,不斷點頭:“全聽您的。”臨走,朱其勇還拍拍他的肩膀:“安心養病,別多想,都會好起來的。”

\

  交流患者情況

  這是朱其勇和患者溝通的一種方式,他會盡量避免“癌”“腫瘤”“轉移”這樣刺激性的字眼,而是用“東西”“跑”等病人容易接受的字詞代替,而且他永遠告訴病人最樂觀的消息。

\

  朱其勇在寫手術情況

  癌癥的發生是很復雜的綜合性因素,癌細胞的產生和轉移都是瞬息萬變的事情,朱其勇也無法預判下一秒會發生的什么。“但生命的意義,不是醫生能夠宣判死刑的。”他緩緩的說道。

  在經濟發達、科學日新月異的今天,醫學仍然還有解決不了的問題,疾病與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

  在病痛與死亡邊緣的平靜,多么高貴

  腫瘤科一個月內離世的病人,可能比其他科室一年離世的病人都多。技術精湛,經驗豐富的朱其勇也深切地感受到了醫學的局限,同時也強烈地意識到:面對疾病與死亡,治療技術無法負擔全部的意義。

\

  腫瘤科

  疾病無法治愈,但并不意味著無法治療。雖然看到了病人們同樣的終點,但是如何讓病人與疾病共同生存,如何讓每一個生命晚期的人都有他的獨特價值,成為朱其勇和同事們努力的新方向。

  癌癥之所以令人恐懼,一方面是因為跟死亡聯系在一起,另一方面是因為疼痛。

\

  儀器

  癌癥患者正在忍受的病痛可能是常人無法感受到的。癌痛是反復的、持續的、沒有盡頭的。幾個患癌的患者形容癌癥有多痛時用了這樣的話語:“痛到連死的力氣都沒有”、“喝水像在吞玻璃碴”、“拉肚子是幸福的時候,因為大便時,明明肛門很痛,還要用力。”“吃了東西以后,仿佛食物要在所有的器官上劃過去”。

\

  朱其勇說:“提高癌癥患者的生活質量,也是癌癥治療的一部分。傳統無痛病房側重西醫,疼就止疼,而我們主張中西醫結合,運用中醫優勢來解決腫瘤病人痛苦。使腫瘤患者安全、舒適地度過手術期和功能康復期,延長生命周期,提高癌癥患者的生活質量。”

\

  朱其勇及其團隊

  溫和與克制、平靜與安寧,在病痛與死亡邊緣能獲得平靜,生命的尊嚴顯得如此高貴。“翻開科室的死亡討論記錄本時,重溫一個個病人的病史,那些曾經見過的患者和家人仍然歷歷在目,作為一個腫瘤科醫生,我希望自己能做的可以更多。”朱其勇說。

合作機構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廣告合作 | 網站客服 | 法律聲明 | 保護隱私權



A级自拍视频在线观看